• 余一刀

    自定義日期:  從   到  最多1年
           長灘埠就是長灘,在民間留下了很多美麗的傳說。想像中的長灘,就是一條很長很長的河灘,或者是海灘。但是來到這里才知道什么灘都沒有。既然如此,又為什么叫長灘埠呢?       相傳,在很久很久以前,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,常常海水泛濫,兩岸百姓深受其害,出海捕漁的人們時常身葬大海,溫疫漫延,尸體遍地,家破人亡的悲劇天天重演,兩岸百姓苦不堪言,也只得背井離鄉,四處逃荒。東海龍王知道這里的災難后,非常氣憤,即派小子蛟龍前來降服海水、安撫百姓。        蛟龍來到這里,騰空俯首,仰望大地,只見這里到處都是一片汪洋,民不卯生,于是他決定消失大海,拯救百姓。一天深夜,突然狂風大作,瀑雨傾盆輔天蓋地。透過雨霧,只見一條巨大的蛟龍騰空而起,翻江倒海,逐浪排空,海水隨蛟龍駕雨而去。霎間,雨過天亮,滔滔大海不見蹤跡,聳立在眼前的是一座綠茵蔥蔥的山嶺(大洪山余脈),山嶺的不遠處留下一條小河和長長的沙灘。后來,逃荒的人們得知大海消失后,紛紛回到久別的家鄉,改造沙灘,開荒種田,男耕女織,相安無事。再后來,人們又在小河邊修建了碼頭,南來北往的船只在此???,生意人也從四面八方聚集這里,一時酒館、茶館、旅館、店鋪蓬勃興起,于是這里便逐漸形成了集市,長灘埠也因此而得名。隨著行政體制的逐步建立,長灘建鎮,其長灘埠便成為長灘鎮機關所在地。
           豐樂河,其實原來不叫豐樂河,而是叫鳳落河,并且還有一個美麗地傳說。       相傳,很早很早以前,豐樂南的楓梓堰邊常常棲息著一雙美麗的鳳凰,每天太陽初升時,百鳥都要來到這里朝鳳,翩翩起舞,歡歌笑語,熱鬧非凡。沒想到,楓梓堰里有一條黑魚精清高自傲,身感寂寞孤單,它對這雙鳳凰產生了嫉妒之情,并懷恨在心。這年春季的一天,這雙鳳凰早早出巢,準備迎接百鳥的到來,黑魚精突然跳出楓梓堰,撲向鳳凰,張著血盆大口要吃掉鳳凰。機警的一雙鳳凰大鳴一聲,沖上天空向北飛去,飛呀飛呀,不知飛了多遠,身感筋疲力盡,眼看下面有一條美麗的小河,這雙鳳凰對視無語,心領神會,猛然雙雙頭朝下落進了小河內。此情此景,被兩個在河邊放牛的神娃子看見了,驚奇之余便邊跑邊喊:“鳳凰落在河里了!鳳凰落在河里了!”喊聲隨風四處傳播,百姓認為鳳凰是吉祥之鳥,鳳凰落的地方就是吉祥之地。后來,方圓幾百里的人們紛紛遷居到此地,生息繁衍,發展生產。于是,把這條小河稱為鳳落河。       說來也巧,鳳落河這一帶確實是塊寶地,土地肥沃,風調雨順,居住在這里的農民年年五谷豐登,歡樂異常。不知從何時起,安居樂業的人們又把鳳落河改為了豐樂河。       如今,豐樂河所在地的豐樂鎮,是鐘祥市四大古鎮之一。經濟建設突飛猛進,人民生活幸福安康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石牌,位于鐘祥市西南邊陲,現為石牌鎮政府機關所在地,是鐘祥市的四大古鎮之一       石牌具有悠久的歷史文化,漢劇是石牌的傳統劇種,興起于清朝初年,系根據漢調發展而來;石牌文化遺址眾多,有省市各級文物保護單位34處,其中古文化遺產6處;石牌歷代就是商賈云集的地方,素有小漢口之稱。       相傳,在清朝初期,波濤洶涌的漢江從石牌東岸急流而過,點點帆船南來北往,時而靠岸裝卸貨物。緊靠漢江岸邊有一個高大的石頭牌坊,漢江上的行船,常以石頭牌坊為標記,每當船工看到牌坊標記時,就知道船行駛到什么地方了,或是要靠岸裝卸貨物。牌坊邊有家茶肆店鋪,專供過往船商食宿休息。一天傍晚,突然電閃雷嗚,暴雨傾盆,波濤洶涌,一只商船在漢江中迷失了方向,隨時都有翻船的危險,在這萬分危急之時,船工在一瞬間發現了岸邊牌坊,他心里一下子就踏實了,趕緊??繏佸^,幸免遇險。次日清晨,雨過天睛,船工猛然發現停船的岸邊與石頭牌坊相距5里之遙,河床已東移形成了茫茫沙灘。一時這神奇的石頭牌坊被人們越傳越神,后來遂將石頭牌坊稱為石牌,故石牌也因此而得名。       從此以后,隨著河床的東移,四面八方的人們聚集到石頭牌坊周圍做生意,加之南來北往的船商上岸銷貨、購物、看戲,這里交通便利,貨物豐富,客商越集越多,石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個繁華的集鎮。       至今,石牌街上還有一處保存完好的明清時期建筑的古戲樓。樓高9米,為歇山頂覆蓋琉璃瓦,內部木柱,飾以紅漆,梁枋完好,天花板上繪制紅黑色龍鳳圖案。樓臺前石柱鐫刻楹聯:“似演麟經善惡收場分袞鋱;差怡鳳目笙歌振響葉瑯敖?!焙笈_兩廂為化妝更衣處,樓內仍留有清代各戲班來此演出的文字記載。仿佛讓人還能依稀聽見昔日古戲樓之上的鑼鼓喧天,戲樓之下的歡聲笑語。       古代的石牌,是漢江南來北往的帆船航行的航標;但愿現在的石牌鎮,也一定能成為經濟建設中富民強鎮的標桿。
          眼下,鐘祥創建文明城市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。政府大小會議從嚴要求,各部門立即行動,全市動員全民參與,強有力地促進了鐘祥創城工作提檔升級,城市面貌有了改觀,城市形象有了提升。      一座城市的文明,不僅體現在“面子”,更存在于“里子”。數年的不懈努力,已讓精神文明深深融入了鐘祥這座古老城市的血脈之中,一幕幕動人的文明新景在城區不停上演:街道中的文明行車,斑馬線前的禮讓,餐桌上的光盤,公交車上的有秩,公共場所的友愛,主持正義的市民多了……文明花開香滿城的景象成為城區一道靚麗風景,盡顯這座城市的涵養與氣質。      “以德育人,崇德向善”的文明行為是城市文明的縮影,更是城市形象的名片,每位市民都是這張名片上的主角,共同演繹著這座城市的氣質。在創城進程中,我們還要做到百尺桿頭更進一尺,要堅持把市民素質教育放在首位,通過潤物細無聲的文明教育,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精神血脈?!拔拿鹘】?,有你有我”“創文明城市,建美好家園”,讓我們行走在城區的大街小巷,隨處可見圖文并茂、色彩鮮艷的公益廣告,傳遞文明理念,規范行為舉止。要在城區主次干道、街道社區、建筑工地圍擋制作創城公益廣告牌,讓文明舉止和文明執法像陽光一樣無處不在,用文明之光 鑄城市之魂。要依托公共文化設施、宣傳文化陣地,開展“與文明同行”、社區巡演等核心價值觀教育實踐活動,以榜樣的力量提升精神文明建設,激發市民崇德向善、見賢思齊的美好品德,為創城增添溫度與動力。
          張家集位于大洪山南麓,與隨州、宜城交界,素有“鐘祥北大門”之稱。      說起張集的來歷,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傳說。明朝時,這里地名叫店子嶺,附近有一座關帝廟,廟前一個叫郭春的人開了一家小店,沒想到一場大火燒毀了小店,郭春只好四處流浪。一天,來到江西張家祠堂,張家族人正在這里吃會,幾天沒沾米飯的郭春頓時心生一計,進堂便喊,各位長老,晚輩是湖廣安陸府張姓人,前來聯宗查族譜,路遇強盜奪走盤川,沿途乞討而到。      老族長對他前來查族聯宗十分高興,同時,對他路遇盜人而沿途乞討又深感同情。于是,設宴盛情款待,并詢問湖廣安陸府張家祠堂如何?其實根本沒有什么張家祠堂。郭春只好胡編亂說一通。老族長為了表示友誼,拿出一些銀兩讓他帶回交給族長,并約定三年以后帶族人前來拜會。      郭春回到店子嶺,買田置地,以農為生,日子倒算不錯。三年剛過,江西張氏同門多人來店子嶺找到郭春,要拜會族長。郭春靈機一動,說:“我從江西回來后,不想一把大火,燒光了村莊,族人背井離鄉,另謀生計去了,只有我一人看守這祠堂?!惫喊牙献彘L一行引進關帝廟,老族長指著關公問道:“這是何人?”郭春答道:“啟稟老前輩,這是我們張氏祖宗張天師?!崩献彘L夸道:“你們湖廣安陸府人還給祖宗鑄了金身?!庇謫栮P公身旁的周倉是誰?郭春說,是張天佑,老族長高興地說:“這都是本族的名人,好!好!”見此情景,張氏同門一行人滿意的回江西了。      后來,江西干旱鬧饑荒,一些張姓族人逃荒來到店子嶺,采石造房,開荒種地,休養生息,慢慢使店子嶺繁華起來。加上這里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,風景秀麗,森林密茂,是隨州與安陸府來往要道,張姓生意人逐漸增多,發展成集市,故改店子嶺為張家集。      如今,張集還保存著一條老街,長約1公里,街面鋪青石板,街兩旁一律青磚熟瓦,兩層木樓,臺閣鱗次櫛比,兩關三巷四門錯落有致,古香古色,別具一格。歷經風雨蒼桑的老街,雖然失去了它原有的風姿,但是卻見證了張集的歷史和古老的文明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東橋位于鐘祥市城區東24公里處,與京山縣相鄰,素有鐘祥東大門之稱?,F為東橋鎮政府機關駐地。來到東橋不見橋,為何叫東橋呢?這要追索到那遙遠的春秋時期。       相傳,春秋時期,此地稱沈鹿,楚子熊通建都丹陽(秭歸)后,楚國國力日益強盛,熊通在圖謀北進時,認識到條件還不成熟,就又轉戰向漢東,首先選擇打擊隨國(隨州)。      由于隨國有賢大夫季梁的輔佐,隨侯能夠聽從勸誡,修明政治,熊通仍不敢貿然攻打,只是想通過隨的周旋而達到周王室尊楚為王的目的。然而,周王室不理睬,熊通得知后十分憤怒,一方面于前704年(熊通三十七年)夏,“合諸侯于沈鹿”(《左傳·桓公八年》),即邀請江漢、江淮之間的各諸侯到沈鹿(東橋)會盟,宣布自立為王,得到與會諸侯的承認,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“沈鹿之盟”事件;另一方面對未到會的黃、隨兩國國君,則分別進行嚴肅處置。對遠途的黃(河南潢川),遣蘇章前去予以譴責;對附近的隨,熊通毫不客氣,立即親率大軍攻伐,隨國敗績,隨侯只得歸附楚武王。      熊通自立為王后,沒有忘記治理“沈鹿之盟”之地的水患。因沈鹿地區南北靠山、東西有嶺,中間是平地,若遇大雨,到處積水,水患嚴重,民不聊生。楚王熊通派遣最得力的令尹(楚相)孫叔敖到大洪山南麓興修水利,治理沈鹿水患。      富有治水經驗的孫叔敖來到沈鹿地區,經過一番察看,決定在沈鹿山下開挖一條河,讓河水流往劉家石門。當時,河挖通之后,在河上修了兩座石橋,一座橋在東邊稱東橋,一座橋在西邊稱西橋(直今有此地名)。隨著河流的開通,澇能排、旱能灌,水患根治,四處逃荒的人們份份回家鄉種田,男耕女織,生活算是安逸。后來,人們又開始云集東橋兩邊做些小生意,酒館、旅店也應運而生,于是便形成了小集鎮,從此,人們習慣于把沈鹿這個地名稱為東橋。隨著時代的變遷,盡管河流西移了,橋也無影無蹤了,但是東橋地名一直沿襲至今。
           舊口,地處漢江平原湖區,距鐘祥城區東南約34公里?,F為舊口鎮政府機關所在地,屬鐘祥市四大古鎮之一。      其實,在很早很早以前,舊口叫臼口。僅一字之差,其演變過程,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典故。      相傳,春秋時期,在鐘祥東南有一個聊屈山,源于聊屈山的臼水流經這里,使其東岸形成沙嘴,人們往來于臼水東西兩岸,遂在這里設置渡口,稱臼口。當時,這里沒有人家,更沒有形成集鎮。到了元代,聊屈山常發山洪,滾滾洪流一瀉千里,臼口經常遭受水災,于是朝庭就劃撥銀兩在這里修筑堤壩防洪。沒想到,年年所撥銀兩,都被當地府衙的官員侵吞了,而防洪堤不見加高,更談不上防洪了。      這一年的夏季,眼看汛期又要來臨,府衙再次上奏朝庭要求加撥修堤銀兩,這時才引起皇帝的注意,皇帝問修什么堤,府臺大人說是臼口堤,皇帝把臼口誤認為是舊口,下詔寫道:“一年是舊口,兩年是舊口,一個舊口修了這么多年,那舊口不就堆成山了?!庇谑?,皇帝派朝庭官員來臼口巡視,查處了一批貪官污吏,當年修起了巍巍臼口大堤,鎖  住了泛濫的洪水,庶民百姓才得于耕織生存。臼口從此就改為舊口了。  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歷史的變遷,舊口一帶逐漸形成了沖積平原,風調雨順,盛產棉花、大豆,居住在這里的老百姓逐漸增多。人們把農產品進行加工,機杼紡織之聲不斷,豆腐作坊應運而生,棉織布和豆制品都在這里集散和交易,遂步形成了集鎮,沿襲至今,成為鐘祥市舊口鎮。
           冷水鋪,位于三尖山腳下,西接荊門市,東鄰文集鎮 、與鐘祥城區隔河相望?,F是冷水鎮政府所在地。       冷水鋪的由來已久。相傳,很早很早以前,在三尖山腳下的亢家嶺北坡處就有一條小路,西通荊門的東寶山,東達漢江。路邊有一條小河,當地人習慣稱這條河為冷水港,就在冷水港邊上住著一家老倆口,年過半百,身邊無兒無女,種幾分小丘薄田,收獲甚微,一天三餐吃了上頓無下頓,日子過得很寒酸,二老常坐在港邊望水興嘆:祈禱蒼穹開開恩,讓天下窮苦百姓過上好日子!      忽一日,赤日炎炎,暑氣凌人,老頭看見一路人行至港邊,俯下大汗淋漓的身子用雙手捧水大口大口地飽喝了一頓,起身四處張望之后,神清氣爽地向遠處飛奔而去。此情此景,把老頭帶進了深深的遐想中……      原來冷水港發源于十里之距的三尖山南麓的沁水坑。這沁水坑曾是真武大帝選址修煉時,常在此小憩喝水的地方。沁水坑的水注入到冷水港,冷水港也就多了幾份仙氣、靈氣和福氣。涓涓細流,穿田野,繞村莊,終年不斷,歷暑而不熱,經寒而不凍,薄霧繚繞,輕煙鳧鳧,滔滔不絕。       “難道真是蒼天有眼?派這位路人來此指點迷經,造福于周圍百姓?”老頭想著想著,怦然心動,似乎明白了什么,旋即跑回家中,與老伴商議。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老倆口按計行事。老頭在路邊搭涼棚,支鋪面;老伴洗茶壺,提涼水,招呼過路行人喝水解渴。老頭的算計真靈驗,凡路過此地喝過涼水的人都露出了微笑,甚感水味甘之如飴,渴愁頓消,暑氣全無。他們樂意解囊,以小費相酬,老倆口不爭不討。這樣日復一日,時間長了,老倆口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,倆老的口碑也在方圓廣為流傳。后來,人們就把老倆口賣冷水的鋪子,叫做了冷水鋪。
           說起郢中城區的碼頭街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??烧l又曾想到,從前這里沒有街,而是漢江的一個碼頭呢?相傳,約在公元前三世紀前后,漢江流經楚別邑效郢石城?!兜乩锿ㄡ尅酚涊d:“郢州子城,三面墉基皆天造,正面絕壁,下臨漢江,石城之名本此”;《輿地紀勝》曰:“子城三面墉基皆天造,正西絕望,下臨漢江,白雪樓冠其上?!?nbsp;     遙看當年,漢江順石城邊洶涌南下,城西臨江有一個碼頭,也就是現在的碼頭街所在地。歷代文人墨客如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王安石等文學家都是經漢江登碼頭進入石城的,他們曾在蘭臺和白雪樓留下了不朽的詩篇。著名詩人白居易就有“白雪樓中一望鄉,青山簇簇水茫茫。朝來渡口逢京使,說道煙塵近洛陽”的詩篇。還有南來北往的大批的水運物資在碼頭起坡上岸,過砂石巷運抵石城內。從石城口到漢江邊的碼頭巷一片繁忙,號子聲、吆喝聲、叫賣聲,聲聲不絕于耳;肩挑背馱布匹和日用雜貨的人們來去匆匆;馱貨的毛驢、牛馬源源不斷;還有那江中順水而下的點點帆船和??吭诎哆叺呢洿纬梢环亵礌幜鞯膱D畫。暗紅色的砂石巷碼頭有如一條粗壯的血管,不斷地從漢江中吸收著各種營養,再輸送給石城,滋潤著石城的成長。        時過境遷,也許是貪戀石城的繁華,漢江在此顯得踟躕而迂回,把舍不得的、來不及帶走的財富全部留在臨城的東岸,這一留卻把河床西移了幾公里遠;碼頭巷也一并向前延伸??芍^是,三十年河東,四十年河西。 歲月的腳步走得太急,漢水承載不動小城過多的期盼,只好把南來北往的商人和船夫留下來,使他們放棄了繼續在船舷上聽濤看浪的選擇,紛紛爭著上岸建市謀求生計。這里一時商賈云集,客棧林立,酒肆毗連,人來人往,異常熱鬧,原先的砂石巷變成了青石路,明清走來幾百年,風也瀟瀟,雨也瀟瀟。塊塊沉默的青石,蒼茫了石城的歲月,不知從何時起便改變了青石路的容顏。     從此,隨著漢江的西移,這條通往漢江碼頭的青石路便演變成了現在的碼頭街。
    查看更多 >
    日本娇妻在丈面前被耍了装修工